预备青春期:父母角色要转变

很多父母因孩子青春期而与孩子交流不畅,常问“要怎样与孩子沟通,孩子才能听我的话?”其实,这种想法本身正是他们与孩子交流不畅的原因。家庭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孩子听话,而是帮助孩子健康成长,帮助孩子以自身的特点去发展自己。

青春期孩子需要的是友谊型父母,而不是处处干预管制自己的父母。青春期孩子更渴望得到他人认可与帮助。如果父母一味希望孩子听从自己的说教,必然会与孩子产生冲突。父母要了解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耐心倾听孩子的想法,以平等的姿态倾听孩子的心声。

孩子需要友谊型父母

金铉春

帮助孩子确立自我同一性

自我同一性是“一种熟悉自身的感觉,一种‘知道个人未来目标’的感觉,一种从他信赖的人中获得期待的认可的内在自信”。

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认为,孩子1220岁时的危机是完成自我同一性,克服角色混乱感。如果这一危机成功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忠诚的美德,顺利完成自我统一的发展任务。如果危机得不到解决,就会形成不确定性,出现角色混乱感。埃里克森认为,在这个从童年期向青年期发展的过渡阶段,孩子必须仔细思考全部积累起来的有关他们自己及社会的知识,最后致力于某一生活策略。一旦他们这样做,就获得了一种个人的同一性,长大成人了。获得个人的同一性,标志着这个发展阶段取得了满意的结果。

当孩子进入青春期,父母所面对的实际上是婴儿期、儿童期、学龄初期和学龄期等四个阶段家庭教育的整体结果,而非单纯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孩子的成长是长期连续的过程,此前孩子很可能已存在很多问题,孩子的自我主张和逆反情绪并非只与青春期有关。

进入青春期后,由于生理及心理的发展特点,孩子表现得不再那么服从,也不再那么有耐心。控制欲强的父母会与孩子发生强烈冲突,有些孩子会以粗暴的言行回应父母,甚至会离家出走。这些是父母缺乏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缺乏以尊重为核心的平等交流意识,不能很好地换位思考体谅孩子的感受所导致的。

也有很多父母会与青春期的孩子相处得很好。他们比较尊重孩子,能与孩子平等交流,在倾听孩子想法的同时,善于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经验,成为青春期孩子的朋友。

父母是否善于与孩子交朋友,是帮助青春期孩子确立自我同一性的关键所在。

正确对待孩子的心理防御机制

青春期孩子的自我角色感往往来自对自我角色的想象,很难与现实中的自己统一起来。对自己的完美幻想,令他们更加觉得现实中的自己难以接受。这种失落感会激发起本能的破坏力,并常常指向自己最熟悉的人,受挫后对他人或同学乃至自己的亲友产生攻击性言行。有些孩子虽不敢做出攻击性的言行,但与父母互动时会以沉默作为反抗,行为上表现出“你让向东我偏往西”的倾向。

因为个人认知的局限,很多父母难以对孩子实施真爱的行为。有些父母头脑中存在着一个致命的认识误区,是认为自己的经历和体验绝对高于孩子。其实,孩子所处的时代与父母所处的时代不同,他们的经历同父母有很多差异,父母以往的经验往往不适合现在的情况。如果父母承认自己的认识存在盲区,以平等的态度与孩子交流,孩子会更乐于敞开心扉;如果父母抱着建议的态度,而不是以训斥孩子的错误为前提,孩子会更容易考虑父母的建议。

青春期孩子对于父母言行中的控制意识会特别敏感。当他们感觉被束缚时,会认为听父母的话就意味着失去自我,自我价值保护意识会让他们极力抵御外来的控制。如果父母不了解他们的心理防御机制,就可能面对一场言语冲突的较量,或者一场难以打破的沉默僵局。

能否成为友谊型父母,与父母自身心理成熟度相关。孟子说过,“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面临无法解决的亲子关系问题时,父母应学会更多地从自身找原因。在与孩子沟通的过程中,以不带个人主观偏激倾向的态度对待孩子,不贬低,不浮夸,接受孩子本真的状态,引导孩子从接纳真实的自己开始,学习以勇敢的心面对世界、面对自己的缺点、面对人际关系中的挫败。

友谊型父母关注心态、关系和技巧

保持平等良好的心态。与孩子互动交流时,以关怀孩子为基本态度,尊重孩子的感受,接纳孩子不成熟的表现,把角色调整到朋友的平行角度,尽可能以中立平等的心态对待孩子的言行。

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亲子关系是互动交流的基础,基础越坚实,沟通的效果也就会越好。可以多用目光交流,交谈中,真诚的目光会让孩子感受被关怀、被爱。多用一些肢体的亲密接触,让情感在接触中自然流露,增进彼此的接纳度。

多参与孩子的文体以及集体亲子活动,以增强孩子的伙伴感,使孩子更容易对父母说出真实的内心感受。

当父母情绪不好时,真诚地表达自己内心感受,以获得孩子的理解,同时也让孩子学会体谅他人。多关注孩子对父母的积极言行,当孩子对父母表达关爱或帮助父母做事后,要及时对孩子表示感谢,使孩子在感受到自己价值的同时强化孩子对他人感恩意识的体会和认识。

运用良好的沟通技巧。学会换位思考,多回忆自己处于青春期时的感受,用孩子年龄阶段的语境与孩子对话,让孩子感受到亲切与平等。对孩子的感受及时给予充分共情,比如“嗯,是让人感觉难受”“确实让人感觉有些过分了”“的确让人感觉有些压抑”“是让人感受不太好”等。

给孩子建议时,需要思考给出的建议是否只是自己的意愿,是否考虑到孩子的接受能力及孩子的实际情况。注意教育孩子的方式和语言,当孩子犯错时,尽量只纠正,不责备,以朋友式的语言给孩子合理的解释和建议。

沟通时需要观察孩子的情绪变化。当孩子情绪波动比较大时,及时让孩子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判断和感受,让孩子在交流过程中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理清自己的思路,进而自己找出解决的方法。

父母是家庭教育中最主要的引导者和参与者,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需要不断提高自身修养。在孩子出现人生困惑时,友谊型父母较有能力帮助孩子。如果父母感觉自身能力不足,要及时寻求专业人士、专业机构的帮助,以便更好地帮助孩子完成青春期自我同一性的成长,帮助孩子顺利地过渡到独立健康的成年早期阶段。(作者系青少年心理健康指导师)

我给青春期的女儿写了6封信

张辉

一直觉得女儿活泼开朗,父女亲密无间,如同朋友。可就在女儿读初一下学期时,她好像突然变了个人。沉默、封闭、叛逆,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和我们交流。起初我以为是因为学习紧张,慢慢地我发现,并非如此。我主动和她沟通,但没说几句话她就沉默了,也没什么表情,说多了她还烦。我苦恼、迷茫,不知所措。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篇家长写给女儿的信,饱含真情,充满睿智,我备受启发,于是开启了与女儿的书信交流。

第一封信:含泪倾诉

我的第一封信,是伴着无奈、委屈和泪水写完的。我告诉女儿,我很爱她,但因工作非常忙,没能有时间陪她。信中列举了我工作中遇到的种种不易,希望能得到女儿谅解。信写好了,我放在女儿的书桌上,期待着女儿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复。结果却让我大感意外,女儿在桌上给我留了一张纸条:“与我无关”。

第二封信:创造契机

第一封信毫无作用,于是我打算从女儿的兴趣入手。女儿特别喜欢《王者荣耀》这个游戏,我就在网上查找这个游戏的相关资料和决胜宝典,把自己玩游戏的一些体会也写在了信中。晚上等女儿睡了,我把信放在她的书桌上,期待着她的回复。

第二天,书桌上有她留给我的半张纸:“你只是一个理论家,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如果你能在游戏中战胜我,我就服你。”

机不可失,我开始利用工作之余,认真研究这个游戏,并向年轻人请教。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我和女儿的比赛开始了。我们专门请孩子的舅舅当裁判,采取三局两胜制,最终是我胜出了。女儿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迫不及待地问:“爸爸,您以前没有玩过这个游戏,这么短时间,您水平咋提高那么快啊?您能教我吗?”“爸爸免费教你。”我们的交流开始了。

第三封信:初步交流

这次我没急于写女儿存在的问题,而是写了一封全部列举女儿优点的信:学习成绩优异,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有礼貌,是邻居眼中的好少年;尊重老人,特别是能无微不至地照顾奶奶,是爸妈眼里的好孩子。全部是对女儿优点的客观记录。

这次女儿用一张纸给我回复:“爸爸,没想到您会那么认真地观察我、在意我。一直以来,我始终感觉,在您心中工作是第一位的,现在我慢慢觉得,其实我在您心中同样重要……”

看到女儿的回信,我眼睛湿润了,女儿开始接纳我了。

第四封信:真诚道歉

女儿接纳我,仅仅是个开始。我认真反思,真诚地向女儿道歉,并立下“军令状”,要主动改掉自己的“错误”,让女儿时刻监督,我给女儿写了第四封信。女儿很快回信,既有对我的理解,也有给我的建议。她在信的最后写道:“爸爸,我错了,其实,您真的很辛苦,您永远是我最爱的老爸……”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压在我心头多日的苦闷,终于可以释放了。

第五封信:真心交流

真诚的道歉后,我们又成了好朋友,女儿终于又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了。

可是面对青春期的女儿,作为父亲的我,总感觉有些话无法面对面表达,于是我给女儿写了第五封信。从行为、习惯、性格、兴趣、爱好、学习、交往、早恋八个方面提出了我的看法和建议。

没想到女儿洋洋洒洒地给我写了十多页的回信,对每一个问题都提出了她的观点和想法,特别是在早恋这个问题上。她写道:“爸爸,我很幸运,您没有给我打上早恋的烙印。您还记得我不理您的那段时间吗?其实我很孤独,我很希望有一个人或者是一只狗陪着我,哪怕能听听我的烦心事。那段时间,我对一个男孩有好感,因为他能听我的倾诉。现在好了,有您的陪伴,我不再孤独,他依然是要好的同学。”看到这些,我真的庆幸当初没粗暴武断,其实我当时真的为这件事情暗自焦虑过。

第六封信:美好祝愿

我知道女儿已经从青春期的迷茫逐渐走了出来。高兴之余,我给她写了第六封信:“亲爱的女儿,谢谢你给我和你一起成长的机会。在你今后的人生旅途中,家永远都是你温馨的港湾,老爸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最贴心的朋友和最亲密的伙伴。真心希望你用自己的努力,开启美好的未来。为你的今天喝彩,为你的未来祝福。”

如今,女儿已经上初三了。她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阳光、自信、开朗、大方。历时8个月的6封信,让我又成了女儿最值得信赖的爸爸和朋友。其实,孩子的青春期并没有多么可怕,只要家长注意观察、引导,平等地对待孩子,放下姿态真正成为孩子的知心朋友,他们就会和家人敞开心扉,顺利度过青春期的多事之秋。(作者单位: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教育局)

被理解的青春不叛逆

房超平

很多人认为叛逆是青春的必然,但是对有的孩子来说,叛逆也许是个伪命题。

有个初中男孩成绩滑坡,情绪非常低落。爸爸安慰他说:“别难过,你不是最喜欢滑雪吗?咱一起去。”昂贵的滑雪费用对这个家庭是奢侈的,孩子大喜过望。一段时间以后,学习成绩大幅度提高的孩子问爸爸:“我当时学习退步那么大,您不但没批评我,还带我去做了我最喜欢的运动。为什么呢?”爸爸说:“你成绩下降,心里比我更难受,我为什么还要责怪你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带你去做最喜欢的事,让你尽快调整好心情和心态。”

当孩子犯错误时,如果被家长或老师过度批评,就会让他认为扯平了。不会有内疚感,也就少了自我改变的内在力量。这个父亲坚持按他的思路教子,注重激发儿子自我改变的内在动力,孩子的青春无叛逆也就不足为怪了。

很多中国家长嘴边常挂着一句“我是为你好”,让多少孩子无可奈何。这样说的家长其实更多关注的是孩子的成绩,常常拿孩子跟别人家孩子比较。如果真的是为孩子好,家长就要更多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关注孩子的心理需求,关注生命的自然生长。当然,关注学习也是应该的。但如果只关注“有用的”学科,往往就会使孩子缺少学习的内在动力。

近些年的教育改革和教育研究,归根到底是在做两件事,一是想不想学的问题,二是会不会学的问题。会不会学的问题研究得非常多,却没有完全解决好;想不想学的问题研究得还不够,更没有解决好。多年来国人将人生“起跑线”误读为要学多少知识,其实人生的起跑线是培养孩子的好习惯,养成了好习惯,孩子的人生长跑才会更有耐力、跑得更远。而好习惯的培养,必须学一些“无用的”东西。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却是生命成长的必要养分。

比如有家长认为青春期的孩子容易迷恋上网打游戏甚至成瘾。我曾亲自到游戏厅打过一个月的游戏,切实感受有三:游戏能刷存在感,而学习中孩子找不到存在感;游戏让人有成就感,孩子只要努力,就能玩好;玩游戏时不孤独,是很多人一起玩。

搞清楚原因,对策自然就有了:如果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没有存在感,就努力寻找其他的优点,并把这些优点放大,让孩子找到存在感。如果孩子学习老不进步,没有成就感,就想想他其他方面有进步吗?得到家长赏识了吗?如果孩子很孤独,家长就反省一下经常和他聊天谈心吗……当孩子生活中有比打游戏更实在的存在感、成就感、安全感,孩子就有希望走出虚拟的游戏世界。

家长担心的另一个青春期难题是“早恋”。青春期的生命充满活力,充满对外界事物的渴求,也会对异性产生强烈的好奇与好感。20年前我在某重点高中工作时,有个学生对千名学生做过问卷调查,其中60%的学生谈过恋爱,90%的学生认为谈恋爱不会影响学习。20年过去,现在的孩子谈恋爱有年龄段向下延伸的倾向。

有个孩子中学阶段谈恋爱,他爸爸就很理解,告诉孩子怎么与异性交往,告诉他恋爱是非常美好的,结果孩子反而把恋爱问题处理得很好。萌动的爱情是人类美好的感情,是孩子长大的表现,也是孩子自我认识的新起点。爱情教育不需要遮羞布,爱情教育不同于性教育,性教育是科学,爱情教育是心理教育。中国学生太缺少爱情教育这一课了,家长需要给孩子补课,老师、学校也需要给孩子补课。

面对青春期的孩子,我们的确需要设身处地地换位思考:我们是否能够尊重他们的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是不是常和孩子沟通,增进对孩子的理解?是否能从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期望的是他们喜欢的吗?为什么一定要让孩子按照大人的意愿去做?大人们希望的事情都是正确的吗……

每一个顺利走过青春期的孩子,都少不了家长和老师的关爱和陪伴。如果家长和老师能因势利导,在尊重孩子需求的基础上理解孩子的困惑、聆听他们的心声,做孩子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引导孩子学会面对问题,逐步学会自己处理问题,当孩子理解大人的想法,并心甘情愿努力去完善自己时,就不会出现所谓的叛逆现象了。(作者单位:深圳南山区教育局)

中国教育报 2018-5-31